邪情公子风云再起246249

第245章 死亡一夜情

“嗖嗖嗖。。”我们学校所谓的老大也就是那个被我打飞出去的家伙的一帮手下,或者说是朋友,先是愣了一下之后,顿时一个个站了起来,对这面前的我怒目而视,一个个愤怒的看着我。

而旁边在座的女生则发出一声尖叫,韩美珠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下,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小嘴微张,显然是认出了我,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多说什么话。。

“混蛋。。”被打飞出去的那个家伙的同伴,一个大概身高一米八五的大胖子气唿唿的对着我说道,说罢挥舞着拳头向我打来。

“啪。”一声他的拳头被我握住了,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没有丝毫的用处,而我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只听“咔嚓”一声,那个胖子的手臂应声而断,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躺在地上抱住自己的手臂,开始哭泣着不停的打滚,和他一起来的几个正准备上来一起动手的小子畏惧的看着我,一时半刻竟然不敢动手,一个个对上我冰冷的眼神,脸上露出了雪白的神色。。。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因此放过这些人,伸手抓住一个然后毫不犹豫的将他给再度丢了出去,一个回旋踢,给了站在我后边准备偷袭我的家伙一脚,一下子踢断了他手中的椅子,脚跟落在他的头上,将他给踢到在地,顺手给了另外一个家伙一拳,分分秒秒过后,七八个小子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们身上不住的流淌而出,让人看得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不少的人脸色有些苍白,而其中以那几个女生为最,韩美珠也是如此,不过那苍白的脸色面容古怪,那惊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与期待,真是一个古怪的结合体。。不过那些小子虽然凄惨,但是却没有什么大碍,毕竟我下手是很有分寸的,也就是让他们吃了点苦头,流点血而已,别的并没有什么,毕竟他们只是一帮孩子,没有什么大错,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也不可能杀了他们,所以只是做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教训,如果他们不改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反正他们都是韩国人,祸害也是祸害韩国,管我屁事。。

“噔噔噔。。。”这个时候忽然四周的楼梯上发出了一阵响动,大概三十来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从楼上走下来,一帮人将我给包围在了中央的位置,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中年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其实要说是中年也算不上,但是也算不上是青年了,看那模样,大概是三十来岁,而且相貌普通,不过眼角有着一丝冰冷,显然这个人也不是一个善良市民。。

“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动手。。。给我一个解释。。”这个时候那个中年人对着我沉声说道,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他身边的一帮手下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其中几个甚至已经将手放入了怀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准备碎石拔枪了,毕竟他们刚刚看了我动手,估计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对我下手吧。

没等我说话,我旁边那几个被我打到在地的小子已经开始呻吟了起来,对着这个中年人带着痛苦的表情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是个朋友来玩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忽然对我们动手,我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过。。他就来对我们动手。。。我们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了这话之后,那个中年人的脸色显然不是很好看。。对着我寒声说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的话。。。”

“呵呵,什么地方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一件事情你见了之后就知道为什么了。”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中年人说道,说罢也不理会他,直接走向了桌子将那帮小子刚才给韩美珠下了春药的酒拿起,然后抓住旁边的一个女生,在她惊叫的声音中强行将酒灌入了她的嘴中。。。这个女人应该是韩美珠的朋友之一吧,不过刚才在那帮人给韩美珠下药的时候她并没有阻止,反而一脸笑嘻嘻的模样,这让我很不爽,所以即然这样,我就把酒灌入了她的嘴中。。。

“不要。。。不要。。我要回家。。我要去医院。。这酒里下了药。。我要去医院。。呜呜呜。。。”那女孩被我强行灌下之后哭泣的挣扎着在那里叫道,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个中年人也同样如此,作为黑道中混迹的人自然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事情相信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全世界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本来也没有什么。。不过毕竟是坏规矩的事情,不被发现也就算了,既然被发现自然要处理,不然的话以后谁赶来他们场子玩

“把这几个小子给我丢出去,丢出去之前让他们先赔偿我们的损失。。。”那个中年人对着自己身边的几个手下淡淡的说道,话音刚落他身后站着的一帮手下就毫不犹豫的将那帮被我给打得头破血流的家伙给抬起来,在他们的叫喊声中给丢了出去,相信如果不是他们现在已经很惨的话,那么他们绝对少不了一顿暴打。

“至于你。你可以走了。。不过。。我希望下次不要发生类似的事情,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客气的。”那个中年人看着我冷冷的说道,现在的他估计是十分生气了,想要对我下手,不过却无可奈何,毕竟这里这么多人,他也不能做什么。。要知道这个社会是有法律的,黑社会是很嚣张,可是并不代表国家真的拿他们没有办法,只是顾全大局才让他们生存,如果他们敢做得太过分的话,他们一定会被国家毫不犹豫的抹杀掉。。。反正对于国家机器来说,这并不是什么苦难的事情,而且国家一旦这么做,最多只是短期的混乱,几个月甚至几天之后就会有人取代他们,毕竟黑帮成员就像过江之鲫一样多不胜数。

对此。。。我微微一笑,然后离开了这里,走向了刚才我的位置,来到了那个艳丽美女的身边,此刻夜总会里的音乐再度响起,所有的人经过一阵骚动之后就开始了再度的疯狂,如果不是还有七八个人站在那里收拾残局的话,那么估计所有人已经忘记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毕竟这样的事情并不算很神奇,打架而已,在这里长混的人从来都没有少见过,最多只是感叹一下我的厉害,之后就将所有的事情淡忘的一干二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人记得的话,那恐怕就要数那几个次立刻用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的少妇了。

“天啊。。亲爱的,你好厉害,我实在太喜欢了,刚才你的动作是实在是太帅了。。。奥。。上帝啊,你真是太完美了。。真是的,刚才你的动作太潇洒了,宝贝。。我等不及了,我们赶快离开好吗去我家”刚才那个和我说话的艳丽女人看到我回来之后对着我激动的说道,连称唿都变了,变得亲昵无比,站了起来拉着我对着我说道。。

“亲爱的。。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我想我会让你更舒服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我的姐妹一起来。”这个时侯一个同样十分美丽的女人走了过来,大概二十二三上下,身材挺拔,一脸妩媚的对着我说道,话中充满了淫荡的味道,而且还待了另外两个一起来,毫无疑问,她的竞争优势是十分巨大的,看着三个美女,我都有些动摇了。。

不过为什么说是美女呢不是我见人就形容美女,而是事实情况确实是这样,因为在韩国从来都是不缺乏美女,毕竟这里的整容技术可是无限发达的,只要你是人。。一般肯花钱的话那都会是美女,虽然有些假不过没有关系,看不出来,我也不介意,而恰恰喜欢来这里的成熟女人都是那种白领,虽然不能算是太有钱不过怎么说也是中产阶级,整容那东西他们也都承担得起,所以一个个看起来都很不错。。

“对不起,我想我已经找好人,我这个人不喜欢爽约。。所以很抱歉了。。下次吧,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三个女人,最终还是下了这么一个一场痛苦的绝对,对着面前的几个女人说道。说罢带着一脸笑容的艳丽美女离开了这里,而这个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名字并不重要。。名字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可有可无,我讲究的实质,就像现在这样。。。

“呵呵。。亲爱的,谢谢你,你真是太好了。。。我今天晚上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当我带着那个艳丽美女走出夜总会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对着我激动的说道,由于四周没有什么人,所以就连说话也开放了起来,略微有些放荡。

“是吗呵呵,那我是很愿意体验一下的。。不过真的要去你家里吗还是我们找一个旅馆更加合适我可怕你老公跟我拼命。。”我半开玩笑的对这怀里的艳丽美女说道,说罢一只手已经坏坏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呵呵。。还是去家里吧。我家离这里不远,虽然我平时不喜欢带人回家,但是你是个例外,所以我就带你去我家好了,旅馆虽然不错,而且很方便,但是有时候我觉得家里更好,还有的我宝贝。。我是单身。。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丈夫会出来找你麻烦,而且你这么厉害,就算我有的话,你也可以一拳把他给打到的。”怀中的艳丽美女对于我游走的手并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也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对着我调笑着说道。

“那么好。。我们走吧,去你家。”我微微一笑然后带着这个艳丽的成熟少妇跟随她的脚步向她加重的方向而去。。

当我们两人走到一个漆黑小巷的时候,忽然我停住了脚步,我旁边的女人诧异的对着我说道:“怎么了亲爱的怎么不走了”

“呵呵,看来我们暂时是不能去你家了。。”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女人说道。

“为什么”怀里的女人诧异的对着我说道,眼神中充满了不解,显然不能够明白为什么好好的我会说这样的话。

对此我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因为。。我们有麻烦了。。”

话音刚落外边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一分钟以后,几个拿着钢管铁棒的人出现在了我们的背后还有正前方的位置,在漆黑的小巷里将我们堵了个严严实实,昏暗的路灯从巷子口照射而来,可以一袭看清楚来人,一帮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其中带头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式刚刚在夜总会的那个中年人,此刻他正叼着一根烟卷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脸淡漠的看着我们,无疑这样的突变吓得我身边的女人脸色雪白,身子都不自觉的开始颤抖起来了,显然是很害怕。。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之后我对这面前的中年人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想要来找我麻烦吗”

“不错,小子,刚才虽然你是为了救人,但是你这样做坏了规矩,看你的模样也应该在道上混过,你应该知道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们只是求财而已,客人想怎么样那是他们的事情,那女孩既然跟人家一起出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就要有一个准备,可是你竟然坏了人家的好事,本来也没有什么,那些家伙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管。。不过你竟然在我们场子里动手打人,那就是摆明了不给我们索马里帮面子。。你这是在挑衅你知道吗你已经坏了规矩。。”

听了这会我不可置否的笑道:“规矩规矩是人定的。。而且我不认为我坏了规矩,既然你们已经来了。。那我也没有必要跟你们废话了,我想今天这样的情况,就算我说再多都没有用了。。你们都过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厉害。。”

那中年人见到这样的情况,愣了一下,然后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狠狠的将自己手中的烟头丢在了地上,对这自己身后的手下吼道:“给我上!”

话音刚落,顿时三十多个喽啰拿着武器就对着我大喊的冲了过来,而有四个人流下来保护那个中年人,并且将自己的手不自觉的放在了怀里。

“碰。。”的一下我一拳打向了一个拿着棒球棍对着我冲来的人,然后一下子将他给打倒在地,一拳打断了他的棍子,并且从中间穿过了他的胸口,将他给打飞了出去,吐了一地的血,虽然看上去没什么,最多修养半个月,不过我用上了有些狠毒的手法,这个家伙绝对活不过明天。

“啪。。”又一个回旋踢将一个人踹了出去,同样的招式再次使用,有一个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接二连三的那些个前仆后继的从小巷两端朝我冲来的黑衣大汉一个个被我给放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不过一分钟之后,地面上已经躺满了人,一个个在那里痛苦的呻吟,至于武器之类的东西,早就丢了一地。

那个中年人看到这样的景象顿时脸色变得灰暗无比,他身边的几个手下这个时侯准备拿枪对付我,不过可惜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犹如鬼魅一般来到了他的身边,“喀喀喀。”几个骨头折断的声音响起之后,四把枪从那中年人的四个手下手中脱落在了地面之上,而那四个中年人的手下则鬼哭狼嚎一般抱着自己的手臂蹲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了。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是索马里帮的,你对付我。我们索马里帮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想清楚。。我保证。。我保证只要你放过我,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也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求求你不要杀我。”那个中年人这个时候对这我一脸害怕的表情乞求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毒,他说的都是一些个假话,只有傻瓜才会放过他。

“呵呵,是吗那么你滚吧。以后不要烦我了。”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中年人说道,说罢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我想估计要不了一个小时,这个家伙就会下地府和阎王喝茶了。

“是。。是。。”那个中年人惊恐的说道,说罢带着一帮手下狼狈的逃离了这里,留下满地的狼藉。

“哦。。亲爱的,你简直太棒了,来吧。。在这里,我忍不住了,你快点来吧,我要你进入我的身体。。狠狠的干我。。天啊。。我太兴奋了,快点来吧。。我忍不住了。”这个时候当我回过身子的时候,忽然我被人给抱住,跟随我的那个眼里女人对着我娇媚的说道。

“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握住了那对丰满的乳房,双手不自觉的顺着下边滑了进去对着那女人说道。

“天啊。。别管那么多了。我要。。我要,来吧。。”那个女人对着我激动的说道,见到这样的情况我微微一笑,一把扯开了那女人的红色吊带,一对硕大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扯下了她的裤子一把进入。。片刻之后小巷内传来了一阵近乎疯狂的销魂声音。。

第236章 麻烦的保护人

“亲爱的。。。你叫什么,我们去我家里好吗我实在太喜欢你了,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有时间的话我想我会去找你的。。”当激情过后,我身边的这个赤裸的靠在墙边的女人对着我娇声说道。

“呵呵,我看没这个必要了。。。”我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之后离开了这漆黑的小道,留下那个美艳的赤裸女人一个人站在那里,片刻之后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开什么玩笑,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千人骑万人跨的主。。。而且长得不算极品,我为什么要跟她长期联系开什么玩笑,一夜情而已,老子可不想去做绿巨人。

走出了小巷之后买了一些吃的东西,我一路走过无数街道,来到了一处别墅附近,小型的别墅并不算很大,这里是我的房间,我在韩国的临时住处,里边虽然不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该有的东西都有,一样都没有少,而且看起来似乎还都很不错,想来这里以前也是有有人住过的,看墙壁上摆放着的武器就知道在这里住过的主人一定是一个枪械高手而且不止一个人,还有一个会用刀的家伙,两人都居住在这里,只不过从现在开始这里已经属于我了,韩美珠的父亲韩全民早就在这里为我安排好了一切,站在我的房间阳台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别墅的所有情况,而韩美珠就生活在那里。

这个丫头好像和她的父亲的矛盾不是一般的大,连住房都不肯跟韩全民一起住,非要独自居住在外边,不过天下无不善之父母,尽管如此韩全民还是用尽办法来保护韩美珠,不说别的从这间别墅就可以看得出来,在我之前绝对有人在暗中盯着韩美珠,不然的话我想以她的脾性,恐怕早就已经出事了。

站在阳台之上,拿着一瓶啤酒看着三米开外的别墅,从我这里依稀的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此刻韩美珠的房间内灯火通明,她正穿着一袭可爱的粉色睡衣坐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不过看起来倒是满入神的。。。

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微风从我的脸上吹过,感受那清风飘荡的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韩美珠的房间里有了动静。。。

“噗哧。。。”这个时候正在喝啤酒的我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将嘴中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因为韩美珠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那紧身的睡衣给脱了下来,赤裸的身体完美无瑕的暴露在我的面前,娇笑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神秘的黑色森林,无一不给人以致命的美感,让人欲罢不能。。。而正当我没欣赏两下的时候,对方的电灯熄灭了,人也钻进了被窝里。。。

没错黑夜对我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是。。。我毕竟不是透视眼。。。我也不可能钻进人家的杯子里看事情吧于是乎,我只能恋恋不舍得离开了阳台,心中开始鄙视在我之前职守这里的那两位,我想这样的场面他们一定见过不少吧。

郁闷的离开了阳台进了屋子,而此刻的我却没有发现几米外那黑暗的房间里,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带着笑意看着我离去的身影。

“昨天谢谢你了。。”当第二天的一大早我来到了学校之后换上了那套很傻很天真的校服走进了教室之后,坐在我面前的韩美珠对我微微一笑道,弄得我倒是一愣。

随即我也微笑的点了点头,对于韩美珠的安全问题我可是比较操心的,虽然看似我比她晚到,不过当她起来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然后注视着她离开自己的房间,去上学,之后也一直跟随在她的身后,毕竟既然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就一定要做的有模有样,要么别答应,既然答应就要做好。。。

说起来,我不得不说的是,妈的,保镖这个活还真不是人干的。别的不说,就说这个起早贪黑四处跟着被保护人打转就是一个让人头疼无比的问题,我都在考虑是不是要从家族抽调几个高手过来保护韩美珠了,毕竟他们干这个可比我这个半吊子专业多了,而且不像我这么没有耐性。

不过,想了想之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人活着就是要不住的超越,不住的磨练自己,如果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又谈什么雄图霸业我看回家安心的当我的二世祖会比较更加好点,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有些自虐的倾向了。。。

“没什么!我只不过是碰巧看到而已。”我微微一笑对这面前的韩美珠说道。

“呵呵,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那个。。。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的”韩美珠对我眨了眨眼睛对着我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当然是。。跟朋友一起去的。”我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不过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感觉有有些不对立刻改口说到。

“是吗可是你不是刚从华夏来吗怎么在这里还有朋友”韩美珠对我好奇的说道,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不过看她的眼神好像就有些怀疑我的意思,这个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精明,有一个聪明的老爸就是不一样,女儿都跟着一样精明无比,没办法虎父无犬女啊。。。

“这个。。当然有,你要知道,我们华夏最近有很多的人来这里,碰巧呢,我的一个朋友也在这里,所以我刚来的时候就在这里见到了他,就一起去玩了。。。没想到会在那里碰到你。”我对着韩美珠扯皮道。

“是吗呵呵,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谢,放学后我请你吃东西好了,那个顺便把你的朋友也叫来吧。”韩美珠对我眨眨眼睛说道。表情是天真无邪,不过却让我有点头疼。。。这个丫头真是太精明了。

“这个。。。好没问题。”我勉强的笑道,看到我的反映韩美珠微微一笑对着我说道:“那好,放学后我等你。”

说罢回过头去也不再理会我了,弄的我郁闷不已,在那里想起来应该怎么处理这边的事情了。

正在我思索的时候我旁边的朴顺于对着我小声说到:“喂,小子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你最好别跟韩美珠说话,不然你会有麻烦的。。。”

“恩。。。”我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对着面前的朴顺于说道,说罢,就没有再理会那个家伙,而是坐在那里思索了起来,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显然从韩美珠刚才的话看来,这个丫头是已经怀疑我了,所以这件事情我要做好的话,必定不能露出马脚,不然的话对我的行动来说是一个不孝的麻烦。

“喂。。。小白啊,你给我查一下我们在韩国总部的负责人是谁,让他两分钟之内给我打个电话,我有事情找他。。。”下课后我走了出去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小白的电话对着小白说道,让他给我找人。

无疑冰鉴会在东南亚地区,不再整个亚洲地区都是很有势力的,特别是东南亚这块,已经很强大了,超过了周边所有组织,甚至山口组在东南亚的势力也不一定能够和我们冰鉴会抗行。唯一的缺点就是发展的太快根基不稳,不过这个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这需要一个长期的时间沉淀,而这个沉淀不是一时片刻可以解决的,不过还好。。。我们冰鉴会的强大足够威慑任何人让他们不敢轻易对我们下手,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我想先再过一两年的时间,我们冰鉴会就能够完全的解决这个问题。

而在韩国我们可是投入了无数人力的,在这里我们的势力异常庞大,比之本土黑帮也不弱,毕竟这里是一个小国,华人很多,而且这里经济发达,绝对的是一个金矿,我们冰鉴会自然不可能放过这里,在韩国这么一个小国里我们冰鉴会员就超过6000,在全国各地都有分部,不光是华人地盘就是那些个韩国本土地盘都被我们侵占了很多,不过由于政府的压力让我们不能够无限制的扩张,所以我们已经在半年前就将势力平稳了下来,不再无止境的扩张了。

几分钟之后我的电话再度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一个沉稳而恭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对我恭敬的说道:“邪少。。。我是韩国分部负责人,鬼面。。。不知道你有什么吩咐。”

“恩,。。。这样啊,鬼面,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情况是这样的。。。”我对这鬼面说出了我的安排,片刻之后当我叙述完毕上课的铃声也想起了,挂断了电话之后我慢慢悠悠的走进了教室。

“怎么联系到你的朋友了吗”当我走进来的时候韩美珠笑吟吟的看着我说道。

“当然。。。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此刻的我心情大好,一切都已经搞定了,当然心情畅快了很多,我发现有时候和人斗智其实也是蛮好玩的,就是不知道我和韩美珠谁能玩过谁。

对此韩美珠微微一笑再也没有说什么,一天就这样平稳的度过,由于昨天那几个家伙哟经被我送进了医院,所以没有发生朴顺于所想的那种我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场面,弄的那个家伙还小小的郁闷了一下。

“你来了啊你的朋友呢怎么没见他”当我走出学校的时候韩美珠已经站在了学校的门口,看到我的到来对着我笑吟吟的说道,弄得我们周围的学生都诧异的看着我们两个,小声讨论了起来,看来我们两个在学校还不是一般的有名啊,特别是韩美珠,作为一个新生,我想我就是再突出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认识我,他们大概认识的都是韩美珠吧。。。没想到在这里这么有名。

“呵呵,他啊。。。我想马上就会来的。”说道这里我微微一笑,看向远方的位置,这个时候一恶搞穿着打扮随意的大男孩出现在了我正前方大概十几米的距离,看起来模样十分普通,不过却很潇洒,给人的感觉是阳光爽朗在我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微笑的对着我喊道:“嗨。。。天邪,我在这里。”

“走吧,我的朋友来了。”对着一脸诧异的韩美珠,我微微笑道,说罢向目标而已。

“小白。。。这个是美珠,我的同学,你们认识一下。。。对了,怎么没见你的女朋友玲子呢昨天你这个家伙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抛下我一个人离开,你可知道昨天我可是跟人发生了冲突,差点就回不来了呢。”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人说道,一副很熟悉的模样,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家伙,不过看他的模样这么职业化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加上能叫出我的名字,铁定是鬼面给我安排来的人。。。所以也就亲切的走上来说话,而且二话不说就叫他小白,搞得真的很熟悉一样。

“呵呵,是啊,玲子一会就到,我们现在去哪到了再通知她也不晚。”小白对着我微笑着说道,不过说话的时候明显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不过还好脸上的表情仍然是那么的自然,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家伙一定是一个骗人的老手了,不然的话不会如此新手捏来。。。这个鬼面做的不错,给我安排了一个这样的人,省去了我不少的麻烦,不然的话我还真是让人头疼啊。。。可怜的小白和玲子你们别怪我。。。老大我也是无奈啊。。谁让你们两个的名字最好记呢。

“这个。。。你说我们去哪好呢”我转过身子来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

韩美珠沉吟了片刻之后对着我们说道:“我知道有一家烤肉店不错,我们一起去吧”

“好的。。。没问题,那我们走吧。”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说罢,三人一起跟随着韩美珠来到了大约三公里外的一家烤肉店,这里看起来并不算豪华,简单的铺面,并不是很高档那种,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味道一定不错,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来,当我们来到的时候这里基本已经坐满了,到处都是人而且个个吃的热火朝天的,刚一进来扑鼻的香味就迎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之后“小白”就打电话给“玲子”片刻后“玲子”就走了进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成熟美女,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个华夏人,此刻看到我们之后热情的对着我打招唿,对我说道:“天邪,这个是你的女朋友吗真是漂亮啊。呵呵呵,带回家的话伯父伯母一定会很喜欢的。”

“呵呵,只是我的同学。”我微笑的回答道,听这个口气和这个自然潇洒的态度,这个家伙不用想也知道同样是一个专家了,鬼面这个家伙还真是不错,怪不得能够从冰鉴会众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方大元,办事效率还真不错,留在韩国这个小地方亏了,等等我开阔欧美地盘的时候就把他给调过去管理吧。。。这样的人从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得出他的能力,我相信他有本事管理一个大国的冰鉴会分部。

对于“玲子”的话韩美珠并没有反对,只是面带桃红的笑了一下,之后我们几个人开心的聊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聊,好像真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一样,假小白和假玲子对于我的情况也知道不少,开始在那里不断的提及一些个往事,让我都有些相信他们就是我多年前的朋友了,更不要说韩美珠了。

不过。。。。韩美珠也不是那么容易轻易相信别人的主,这个时候仍然对着我时不时的提问两次,而且问题都是十分尖酸那种,幸亏我不是一个傻瓜,不然的话还真招架不住。

过了一会之后假小白和假玲子就找了一个理由识相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我跟韩美珠两人,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用淫荡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简直把戏给表演到家了,做的有些天衣无缝的感觉,十分完美,让人实在找不出什么马脚,从这点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绝对是专家级的人物。。。。人才啊。。。以后看看招揽进冰鉴会也是一对有用的家伙。

“你的朋友很有意思。”韩美珠在假小白和假玲子两人离开之后对我微笑着说道,可能是因为喝酒了的缘故吧,脸色有些微红,面如桃花,媚眼如丝,让人忍不住想要在那娇艳的嘴唇上亲上两口。

“呵呵。。。是啊。。。不错,他们两个就是这个模样,如果有机会你了解的多了的话,那么我想你就会知道的。”我微微一笑说道。

“恩。。。很厉害的两个专家。。。呵呵,是你自己找的还是我父亲找的”韩美珠笑吟吟的看着我说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让我有些迷茫,耳边也好像惊雷炸开一般,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丫头怎么会没头没尾的来这么一句话。

“你父亲你父亲是谁我认识他吗你怎么会突然这么说”我虽然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装作一副迷茫的模样对着韩美珠说道,好像十分不解的模样,一脸的迷茫。

第247章 空姐金慧丽

“好了,不要装了。我跟你说,你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虚伪了,你说昨天你是跟你的朋友一起去狂暴之夜玩不小心碰到的我,这个就算我相信,那我请问你。。昨天晚上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对面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对面住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吧。。”韩美珠对着我笑眯眯的说道,说罢好像也想起了自己的一些作为,脸色都有些微红了。

“这个。。那个。。嘿嘿。。昨天晚上那个人原来是你啊。。真是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真是的太让我吃惊了,呵呵。。不过。。我想说的是那是凑巧而已,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住在我的对面。。呵呵,我看有时间的话我们一定要多联系联系啊。。简直是太有缘了。”我一副淫荡的表情看着面前的韩美珠,眼神不自觉的朝她的身上扫了两眼以方便转移注意力。

韩美珠虽然对于我的话脸色微红,不过却并没有多说少女,只是白了我一眼对着我一副很自信的表情说道:“哼哼。。我说过,你别装了。。那所别墅以前是我父亲派人保护我的地方,都好几年了,我能不知道吗”

无疑。。一步错,步步错。。昨天一个大意的举动没想到竟然会被韩美珠给发现了,不过我觉得我做的很小心啊,怎么可能被这个丫头看到我印象中这个丫头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身子啊

“这个。。那个我是昨天买到的。。所以我想可能是凑巧吧。”我狡辩着说道,没办法,坚持到底才是正理,面对女人打死都不能认账,否则的话那一定会死的很惨。

“好了,少来了,不是我吹牛,在韩国我父亲不想卖掉的产业谁也买不走。。更不要说是派来保护我的人住的地方了,虽然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不好,不过他也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地方给卖掉的。老实说。。你是不是我父亲派来的”我面前的韩美珠对着我撇着小嘴说道。

无疑她的话让我比较汗颜,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对于事情把握的这么好,而且很精明,竟然这都想到了,于是乎我无奈的对着面前的韩美珠说道:“我记得你昨天根本没有回头啊,也没有看向我这边,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的”

“哼哼,我一年前就请人在那个房间里装了一个针孔摄像机。。你又怎么会知道”韩美珠一副我很了不起的模样说道。。

对此。。我实在无奈。。一年前我还不知道有韩美珠这个人呢,不还不知道有韩全民呢,更不要说人家在房子里放了针孔摄像机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于是乎这样的情况我只能无奈的坦白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你父亲请来保护你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呵呵,早说嘛。。不过我父亲不知道是怎么搞的,难不成老煳涂了请你过来保护我,虽然你很能打,不过。。我父亲也不至于让你来吧。。怎么看你也不像那种很厉害的人,回去告诉我父亲。。我不需要他派人保护我,你现在可以离开了。。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我一定对你不客气。。”韩美珠对着我瞥了一眼说道。

“你认为。。你打的过我吗”毫无疑问我问出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

“不能。。不过你敢打我吗哼,别忘了我父亲是什么人我可是他的女儿,我要是少了一根头发的话你绝对活不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这点吧,不过不管怎么说昨天晚上你总算帮了我,我也不会太为难你,你现在回去告诉我父亲,就说我不希望受到他的丝毫恩惠,让他的人都离开。。。也包括你,不然的话就算你帮过我,我也不会对你客气的。”韩美珠很是倔强的说道,一副大小姐的脾气这个时候显现出来了。

听了这话我不置可否的说道:“坦白说,你说的很对。。如果换了别人的话确实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我不一样。。我能。。很抱歉的说一句,我是你父亲请来的,他都要对我礼让三分更不要说你了,而且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包括你的父亲,我只是做我答应别人的事情保护你,直到你父亲大选结束这段时间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至于以后,等两个月后你想死想活与我无关,你可以随意。”

我不屑的对着韩美珠说道,说罢毫不在乎的看了韩美珠一眼。

“你。。对了。。你是华夏人,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我父亲应该最近靠拢向了华夏政府吧,你们华夏的一些人确实比我们韩国一些人厉害,你是华夏政府派来的吧哼,如果我跟我父亲说让他倒向美国政府的话,你说他会不会同意。。”韩美珠继续对着我威胁道。

不得不说的是韩美珠其实很聪明,竟然连这个都知道,我可以肯定的是韩全民是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韩美珠的,那么韩美珠知道这些情况无非就是猜测或者是一些个小道消息,韩美珠能够猜测出这些东西不得不让人佩服她的智商了,要知道韩全民和华夏秘密合作的事情那可是高度机密而且是最近才敲定的,韩美珠能够从只言片语中得到这个消息确实不简单。

“呵呵。。不错。自我介绍一下,华夏龙组副组长,少将李天邪。。。不得不说的是你所说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发生,以你父亲对你的宠溺如果你倒向美国那边的话,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不过我要说的是,你这样会害死你父亲的,我已经接到了命令。。如果你父亲倒戈的话,那我就毫不犹豫的将你还有你父亲统统杀死,因为这将影响到华夏的一些机密。。不要怀疑我。。我有这个能力。”我眼神一阵冰冷的对着韩美珠说道,其实这样的命令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而且就算有我也不会告诉韩美珠的,不过这个时候说出来就是为了吓吓她而已。。

“你。。说的是还真的”韩美珠小脸雪白对着我说道,不过片刻之后不等我回答脸上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对着我说道:“呵呵,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对我父亲说这些了,你跟着保护我吧,从今天开始,,嘻嘻……我会让你真正的体验到什么叫做保镖的。”

看到面前韩美珠奸诈的表情我顿时有些无奈,没等我开口旁边的韩美珠已经站了起来,顺手将她的包包递给了我,对着我一脸笑容的说道:“好吧。。走吧我的保镖。。我们一起回家,你先去结账。”

对此我十分无奈,站了起来白了韩美珠一眼,对着她说道:“抱歉,我的美珠小姐。。这些活我可不做,你要明白的是。。。我是被请来保护你的,不是你的奴隶,所以提包之类的事情你不要找我,即使找我,我也不会做的。。OK”

说罢双手插在兜里没等韩美珠反映就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懒洋洋的对着韩美珠说道:“对了。。我要告诉你的是,现在你没什么危险,自己回家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什么李天邪。。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风度”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了韩美珠气唿唿的咆哮之声,而此刻的我已经推开了那玻璃门走了出去,根本没有回头去理会她。

走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漆黑一片了,不过绚烂的霓虹灯照射在马路智商,这里并不显得孤僻,而烤肉店临近着一座小公园,十分僻静,漫步在街头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一路走了进去,四下无人我伸展双臂感受着周围的清风从我身边飘荡而过。

那种清风拂面的感觉让我心情无比舒畅,忍不住想要吼叫两声,不过还是没有叫出来,因为附近虽然僻静但是人也不算少,毕竟汉城是一个人口密集到了极点的国际都市,在这里我大叫随时会被警察抓,虽然不怕他们,但是也没必要给自己招惹麻烦,更何况我也不想感受人家看傻瓜一样的眼神。

忽然一张纸片从我的身上飘落而下,看到之后我蹲了下来捡起了纸片,看了一眼之后忽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本来还为接下来的活动而感到忧愁的我,忽然眼前一亮,因为我手中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飞机上那个漂亮空姐金慧丽的名片,反正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情干,不如找她出来,看看时间才八点多,这个时候还早着呢,叫她出来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休息。

说干就干,我这个人不喜欢婆婆妈妈的,所以想到这里立刻拿出了电话站在广场之上拨通了金慧丽的电话,“滴滴。。”两声,电话的另外一边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对着我尊敬的说道:“对不起,请问您找谁”

“呵呵,我找金慧丽。”我微微一笑对电话里的金慧丽说道。

“我就是,对不起,请问您是哪位”这个时候金慧丽对着我带着疑惑的语气说道。

“飞机上那个。。怎么不记得了”我轻笑道。

“天啊。。是您啊。。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听出来,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这个时候电话的另外一端传来了一阵金慧丽的惊叫之声,语气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

“呵呵,是的。。我现在XX区XX路,你有时间吗我现在很无聊,想找一个人陪我逛逛汉城美丽的夜景。。。不知道你愿意吗”我对着电话里的金慧丽微笑着说道。

“现在啊。。。”电话另外一端的金慧丽显然有些犹豫,沉吟了起来也没有说话。。

“怎么不行吗呵呵,那算了我找别人好了。”听了这话之后我对着她轻声问道。

“不。。不是的。。您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找您,您在的地方离我家不愿。。我十分钟就能到。”这个时候金慧丽赶忙对着我有些着急的说道。

“呵呵,那好,我在这里等你。”我微微一笑说道,说罢挂断了电话。

十五分钟以后广场之上出现了一个靓丽的身影,穿着一袭紧身牛仔裤,而上身一袭白色的T恤,胸口印着一只可爱的维尼熊,看起来很可爱,长发飘飘的走到了公园的广场之上,向四周看去,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呵呵,你好,是在找我吗”这个时候我一脸笑容的出现在了金慧丽的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对着她说道。

“啊。。”金慧丽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勐然转过身子来看到是我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只手不住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对着我说道:“吓死我了。”

“哈哈。。你的胆子可真不算大,怪不得会被人给欺负,走吧。。带我出去逛逛。。汉城的夜晚我可是早有耳闻,就是没有亲眼见过,今天难得有人给我带路,你就带我去看看吧。”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对着金慧丽大大咧咧的说道。

“恩。”金慧丽有些脸红的对着我说道,接着我们两个人漫步在街头的小路上,而进理会也不停的给我介绍着周围的一切,不知不觉的我们已经走了一两个小时了,说实话金慧丽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只不过是比较容易害羞,动不动就会脸红,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一堆路边摊的位置,这个时候十点多了,周围的路边摊上已经坐满了人,看样子一个个热火朝天的想来生意不错。

“呵呵,这里是路边摊,汉城的老百姓平时都喜欢在晚上来这里吃点夜宵,而且味道很不错呢。”金慧丽站在我的身边笑眯眯的对着我说道。

“那好,我们去试试吧。”听了这话我微微一笑对着旁边的金慧丽说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平生三大爱好,美食,美酒。。美女。。金慧丽不说好吃也就算了,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想要去试试了。

“老板给我来十串鱼丸,还有一瓶烧酒,和一锅牛肉。”坐了下来之后我对着路边摊的老板说道,老板是一个大概六十多岁的阿婆,脸上已经堆满了皱纹,不过一脸和煦的笑容亲切的在那里招唿所有的客人,给人的感觉很亲切。。。让人感觉很舒服。

“好的。。小伙子,马上就来。”那阿婆对着我笑眯眯的说道,说罢就把东西送了过来,看着我和金慧丽一眼之后对着金慧丽笑嘻嘻的说道:“原来是慧丽啊,没想到竟然是你,呵呵,怎么今天有空到我这里来吃东西这个小伙子是你的男朋友吗你们已经开始交往了吗呵呵,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金慧丽显然和来人认识,看到对方之后顿时一脸的惊讶,然后脸色微红的对着面前的阿婆说道:“没有了,阿婆我们没有在交往,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您别误会。”

“呵呵,慧丽啊。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阿婆明白,呵呵,有空的话让你爸爸多过来,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他了,真的是,不知道最近在忙些什么,连这里都不来了,以前的时候他可是每天都会来坐坐的。。”阿婆对着金慧丽亲切的说道。

不过说到金慧丽爸爸的时候,金慧丽的脸色显然不是很自然,想来上次她说的家里有人生病应该就是她的爸爸吧,只是不知道情况如何,不过看她的模样显然情况不太乐观。

“好的,阿婆我一定把话带到。”金慧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对着阿婆说道,说罢那阿婆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这里,给我们送来了一堆的东西,热情的招待我们两个直到有人叫她,她才过去。

“这个阿婆人很好啊。”看着阿婆离去步履蹒跚的身影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说道。

“恩,阿婆的丈夫在她年轻的时候就因为打仗死了,阿婆一直都是一个人过的也没有改嫁,到现在都已经六十多岁了,其实阿婆是一个可怜的人,不过人很好,对大家都很热情,她就住在我们家附近,就连我父亲都是阿婆看着长大的。。。她是一个好人。。”金慧丽点头对着我说道。

“这样啊,你说的不错,阿婆是一个可怜的人,对了。。上次那个家伙从那以后没有找过你的麻烦吧”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说道。

“没有,说起来要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真是要谢谢你了,由于我受到了惊吓,所以公司特批我休息一个星期,呵呵,我也就有了一个星期的空闲,不然的话这回我还在飞机上呢,嘻嘻,说起来都是你的功劳,不然的话我也不用不工作就可以拿工资了。”金慧丽对着我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这样啊,那你倒是满舒服的。”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金慧丽说道。

“对了。。。你来汉城做什么你不是华夏人吗这次来是公干还是做什么”金慧丽对着我好奇的说道。

“我吗呵呵,我是上学啊。。火山高中。。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什么火山高中天啊。。你竟然是一个高中生,我的妈啊。。真是看不出来,你竟然才上高中。。。”金慧丽吃惊的对着我说道,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对着我说道。

“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很老吗”我似笑非笑的对着金慧丽开玩笑说道。

第238章 下乘黑帮

“不,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觉得您的气质并不像一个高中生而已,实在很抱歉,让您误会了,对不起。”金慧丽赶忙对着我低着头说道,说罢还一脸担心的看在眼里着我好像怕我会生气一样。

“呵呵,没什么,我本来就是这个模样,你说的很多,有时候我也觉得我不像一个学生,嘿嘿,可能是传说中的未老先衰吧,对了你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的对着旁边的金慧丽说道。

“我父亲……”听了这话金慧丽顿时脸色有些安然,悲伤的情绪溢于言表,低着头小声说道,可是还没说出来的时候,旁边一阵响动打乱了我们的思维。

“喂……老太婆……怎么还不交保护费你已经欠了我们两个月了,快点交钱,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正当这个时候路边摊的帐篷外边忽然走进来了五六个年轻人,一个全打扮的流里流气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走了起来之后,二话不说其中一个带头的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平头男子,穿着一双大头皮鞋,黑色的紧身裤一把将周围的东西踹倒在地之后对这面前的老阿婆叫嚣道。

“对不起,对不起,各位大哥,我实在没钱,能不能等等,等等我一定给你们交上。”这个时候阿婆赶忙跑了过来对这面前的几个人说道,一脸哀伤祈求的表情。

“混蛋,你这个臭老太婆,告诉你,今天你不把钱交出来我就砸了你这摊子,然后拆了你这老骨头,你信不信”这个时候那个平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暴虐之气对这阿婆凶狠的说道,说罢还推了阿婆两把,将她给推倒在地。

“可恶。”金慧丽看到这样的景象,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却也不敢站出来,不光是她周围的人都是这个表情,不过对方敢明目张胆的收取保护费没有后台他们是不敢这么做的,而他们的后台显然就是当地的黑帮,这些人都是住在附近的,而且都是有家有口的人,虽然都很同情阿婆不过却没有人敢出来帮忙或者是指责这帮人,包括金慧丽在内。不过,这样的事情说到底了不能够怪他们,什么一个普通人他们自然也有普通人的悲哀,这点我能够理解。

“你说什么,臭丫头,你竟然敢骂我们!”不过很不凑巧的时候在这个寂静无声的时刻金慧丽的话显然很容易就被别人给听到了,听到了这样的话顿时转过头来对着金慧丽怒目而视寒声说道。

“我……我没有……是你们听错了。”见到这样的景象金慧丽顿时有些恐惧的对这来人说道,脸上带着怕怕的表情看着来人。

那平头男子本来是要发怒的,不过看到金慧丽的模样之后,顿时嘴角露出一丝淫荡的笑容在金慧丽的身上打量了两下,笑眯眯的走过来,对着金慧丽说道:“呵呵,没发现你这个臭丫头长的倒是满漂亮的嘛,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去玩玩如果你把哥哥伺候好了的和衣而卧,那我们就不找你麻烦了,怎么样”

金慧丽见到这样的景象顿时脸色雪白,恐怕的看着面前的平头,而平头和他的属下这个时候一个个都站在那里淫荡的看着面前的金慧丽,那眼神好像已经将她的衣服给穿透了,正在欣赏里边的风景一样,一个个目光淫亵无比。

“哼哼,你们好像忘了什么吧。”这个时候我在旁边冷哼了两声。

淡淡的说道,说罢还扫视了一眼那帮小混混,那表情完全没有把他们当作一回事。

“对了,老子是来收保护费的。老太婆把钱拿出来,不然的话,我今天就让你带着你的棺材本一起下地狱去。”那平头听了我的话之后转过身子来对着还躺在地上的阿婆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我没钱了,我真的没钱,我身体不好,最近一直在看病,我真的没钱了,求求你们行行好,过几天我一定会把钱交上的。”阿婆哭泣着坐在地面之上对这几个混混哀求的说道,弄的旁边的一些人都不住的叹气,喝起了闷酒,这样的事情他们就是想管也无能为力,而且都是有家有口的,能够坐在这里吃东西的谁又是有钱人想帮忙也是心有余而立不足啊。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平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再理会阿婆而是转过身子来对着我恶狠狠的说道:“不对啊,小子,你刚才是什么态度你这个可恶的家伙,难道是缺少教训吗恩”

“什么态度呵呵,这个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你们是一帮当之无愧的垃圾,竟然连阿婆这么大把年纪的人都不放过,我实在不知道你们的父母是怎么教育你们的,难道他们就只教育你们吃饭没教育你们做人吗真是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人。天啊……你们这样的人没被人给打死真是一件奇迹。”

我站了起来不置可否的对这几个人说道,说罢毫不相让的站了起来,旁边的一帮人立刻给我摊贩来了鼓励的眼神,而金慧丽也是如此,不过鼓励的眼神下还隐藏着一丝的担忧,显然这个时候金慧丽还并不是完全的放心,那担忧的神色充分的表明了现在她的心情。

“混蛋,你这个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们是三河帮的,我们老大是金三河,你知道吗知道金三河吗这个区域的老大,在汉城没人不认识他,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们的事情。你想找死吗啊还是想让我狠狠的教训下你帮你松松骨头”那个家伙对着我气冲冲的说道,其实韩国黑帮就是这样干架之前还要说一堆的废话,很麻烦,而且实力不怎么样,毕竟他们上国家太小就算势力再强悍也上不了国际舞台,因为他们的人太少了,而且无论火力财力都跟不上,根本无法和强盛如冰鉴会山口组的组织抗衡,所以因为这些原因他们的弱小已经是必然的了。弄的国内黑道都没有什么狠辣的感觉,打个人都要废话连篇的。

“唔,你的废话说完了吗你知道我等的很不耐烦,说那么多干什么想打架你就过来吧。”我不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平头,对着他淡淡的说道,丝毫不以为意的对这他比划了一下一个手势让他过来。

“混蛋!!!”那个平头顿时暴怒起来,我不把放在眼中的证据让他顿时愤怒了起来,大吼一声向我冲来,挥舞着左边的拳头,一拳打向我的脸颊,转瞬之间就到达了我的脸庞,带起一阵微弱的风声,看似十分有力,实则虚弱不堪。

“啪。”在一帮人震惊与担忧的目光中,我轻易的伸出了一只手握住了对方虎虎生风的拳头,嘴角露出了一袭微笑,然后在那平头惊恐的目光中,微微用力,向下一转“咔嚓”一声,顿时那平头的骨骼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断裂开来,那平头,顿时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号,躺在地上眼泪都出来了在那里不断的打滚。

而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手下见到这样的景象顿时脸色变得煞白,黑白分明的瞳孔中充满了恐惧,带着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面前的我,半晌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是双腿打着哆嗦向后退去,也不理会那个倒在地上的平头。

看了看他们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摆明了一帮没种的家伙,这个时候这个模样大概是想要逃跑了吧,对此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再度坐了下来,看着那帮家伙指了指地面上的平头说道:“你们带着给我滚吧,以后不要来这里了,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客气的。”

“哈哈,小伙子,你真厉害,不错不错,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年轻人了,有胆识,很勇敢啊。慧丽能和你交往真是不错,啧啧,我要是有一个女儿一定介绍给你。”这个时候当那帮家伙跑了之后我旁边桌子的大叔对着我一副满意的模样哈哈大笑着说道。

“恩是啊,慧丽好福气啊,你这个小伙子真不错。”另外一个大叔也走了上来对着我说道。

不光是他们坐在帐篷里的十几个人都对着我高兴的说道,看他们的神色好像大快人心的模样,想来那帮家伙平时一定没有少为难过他们,不然的话这帮大叔也不会这个模样,简直是群情激奋嘛,不过听他们的话好像还都认识金慧丽,这个时候他们的话,让金慧丽满面通红,不自觉的将头颅低了下来。

“小伙子,今天谢谢你了,不过你还是赶快离开吧,他们都是三河帮的手下,是很有名的黑社会,在汉城势力很大,你还是离开吧,不然的话他们肯定会找你麻烦的,我一个老太婆留在这里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是你和慧丽在这里就太危险了,还是赶快离开吧。”这个时候那个阿婆已经从地上被人给搀扶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语重心长的说道,无疑阿婆是一个好人,而且是一个聪明人,甚至比这些个年轻的大叔看的都清楚。

“恩,我知道了,不过阿婆,我是一个华夏人,我的国家一直有一句话叫做“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不出来帮你也就算了,既然出来了那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到底的,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你放心好了,我是一个有分寸的,我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总之,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你就尽管放心吧。”我微微一笑对这面前的阿婆说道。

说罢,一只手已经放入了裤兜里,然后拿出了电话,飞快的在键盘上按了起来,不一会编制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然后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一脸微笑的吃东西。

阿婆听了我的话之后还是有些犹豫不过看到我坚定的眼神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担忧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离开了这里继续去忙,而周围的那些个大叔仿佛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个个找了个理由离开了这里,只有五六个人还在,不过也不再过来跟我说话了,没办法人就是这么现实,我也不能怪人家不是,毕竟我和人家那是非亲非故而且也没有帮到人家,人家自然没有理由因为我而牺牲什么。

“混蛋,刚才是哪个王八蛋,打我们三河帮的人给我站出来。我到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这个时候忽然一群人冲了进来,看他们打扮花里胡哨,吊儿郎当的模样,四十多岁的人还带着一条老大的金链子,穿着宽大的牛仔裤就知道这帮人不是什么好玩意了,因为他们的造型已经充分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流氓,职业流氓,黑帮都有些……算不上。

此刻的他们一个个手中拿着武器,看那模样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好像要吃人一样,手中拎着棒球棒,钢管之类的东西,还有两把短刀,在周围扫视了起来,而刚才跑掉的一帮人也在其中,其中那个被我废掉一只手的家伙此刻正打着绷带一脸气愤的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看到我之后对着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指着我说道:“老大,就是这个家伙,刚才在我们收保护费的时候打了我,而且还侮辱我们三河帮。”

那个中年人听了这话之后顿时冰冷的看我一眼,对着我脸色阴沉的说道:“小子,就是你打伤我的手下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我金三河的人吗”

“呵呵,抱歉,我不是韩国人,我是华夏人,所以我也不认识什么金三河,对不起了,请问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那些人是你的手下呵呵,说实话你的手下真的不怎么样,收保护费也就算了,竟然还打一个六七十岁的阿婆,我这次来韩国算是涨见识了,我还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黑帮,怪不得你已经四十多岁还在街边收保护费,跟你的手下一样没出息。”见到这样的景象我淡淡的说道,充满不屑的对着面前的金三河说道,不可否认我说的话尖酸刻薄,主要是为了嘲弄鄙视这个家伙,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我说的是实话,黑社会不是光黑就行的。他们已经够黑了还不是在街边混饭吃黑社会说的好听不过是一帮街边混混而已。

黑帮的收入主要来源有保护费,走私,贩毒,赌博,军火买卖,伪钞,高利贷,组织卖淫,黄色事业,盗版,矿业,这几个方面,成功的黑社会一般做的都是,走私,贩毒,军火,伪钞矿业,赌博,高利贷,这些东西,小型黑社会做的都是盗版,黄色事业,而不入流的才是靠收取保护费过日子,有时候倒腾女人卖淫的组织,无疑是最没出息的,只比街头混混好一点而已,无疑我们冰鉴会也收取保护费,不过像这样的路边摊之类的,小市民出没的地方我们是从来不要保护费的,我们主要针对那些个生意兴隆的商家,和那些厂矿,还有娱乐场所征收保护费,而且是有额度的,不像他们是无额度的随意征收,我们不但不会征收小市民的保护费而且会帮助他们,这样让我们记得了良好的声誉,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成就。

当然作为最成功的黑社会,无疑最赚钱的不是这些而是白道产业,最主要的来源就是垄断,就如同我们冰鉴会一般,正因为这样我们冰鉴会才能够走上国际舞台,看看世界各大黑帮哪个不是垄断了某一个行业而发家的我们冰鉴会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他们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落了下成,怪不得到了这个年纪仍然是一个小混混的头目,虽然看起来很厉害,很有名的模样,不过说白了就是不入流的家伙,不过是白人不屑于和他出来争什么而已,不然的话他早就横尸街头了,面对那些大黑帮他连狗都不如。

“混蛋,你在找死吗来人啊,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家伙,我要让这个华夏人明白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让他知道这里是汉城,不是华夏,这里我金三河最大。得罪了我绝对没有好下场。”这个时候金三河无疑被我给激怒了,四十多岁的金三河至今还是一个混混头目,虽然开创了三河帮,听起来响当当的好像汉城没有人不知道他一样,不过其实最真实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说好听点是黑帮大哥,说难听 点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而已,真正的大哥根本就不屑和自己说话,自己连在人家面前坐的资格都没有,看似风光无限的自己,不过在别人的眼中就如同蚂蚁一般卑微,别人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而对此自己却毫无反抗能力,只能坐以待毙,说起来很厉害,不过只能在那些个小混小组和小市民面前威风一下,随便一个小警察就可以好好的家训自己一顿,而自己却不敢还手,不敢说什么,换成是那些真正的大哥别说是警察了,就是警察局长见了也要恭敬三分,自己无疑是落了下乘,这个永远是他心中的痛,被我揭穿顿时脸色通红的对着手下命令道。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dage.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